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> 内容页

【解局】一位基层民警牺牲背后的警界真问题

  • 澳门贵宾厅vip娱乐
  • 2019-03-19
  • 475人已阅读
简介2018年12月20日,贵阳市贵筑路派出所民警马金涛在抓捕毒贩的过程中因公殉职,年仅30岁。&nbs

    2018年12月20日,贵阳市贵筑路派出所民警马金涛在抓捕毒贩的过程中因公殉职,年仅30岁。

    

    根据公安部提供的数据,2013-2017年的5年里,全国因公牺牲的公安民警共2003人,因公负伤或致残2.5万人,因公牺牲民警平均年龄43.5岁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可以这样认为,基层民警是和平年代里牺牲最多的职业群体,但他们工作贴近基层百姓,直面社会矛盾,也是最容易受舆论质疑的群体之一。

    

    矛盾

    

    警力不足是全国公安机关的普遍问题,且因历史欠账太多,这一矛盾长期得不到解决。这其中,有非常复杂的体制机制原因。影响最大的是,自从2006年《公务员法》实施以后,基层政府包括公安机关的编制受到严格限制。

    

    现如今,一个2万人左右的农村,派出所一般只有3-5名民警。条件稍微好一点的地方,会配置与民警数量相当的协警;城区派出所的协警,通常比民警还多;但条件一般的基层派出所,协警就比较少了。相较于上世纪90年代,基层公安机关的警力并无增加,但现实情况是,警务活动却急剧增长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主要源于两方面:

    

    一是事情增多了。基层治理中的很多细小琐碎却又难办的剩余事务大量涌进公安机关,非警务活动急剧增加。

    

    比如,很多民间纠纷调解,已成为基层公安机关的固定“业务”,社区居委会和村委会都“自觉”将这类事务“移交”给公安机关,今年舆论广泛关注的养狗纠纷,其实也早是城市基层派出所甚为头疼的事务。剩余事务很难说不是警察的“份内”之事,但确实不是专业警务活动,它们看似简单,但处理起来却费时费力,非常耗费警力。

    

    二是事情处理要求高了。这两年人们对基层治理中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问题批评颇多,基层干部对办事留痕现象极其反感。但对于公安机关而言,执法的专业化、规范化和程序化等要求,确实是上世纪90年代就在努力追求的目标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被网友点赞的“教科书”式执法

    

    典型如110接出警流程,规范化程度已经相当高了。即便如此,公安机关的执法活动还是备受批评。越是如此,公安机关内部对办案的规范化要求就越高,一线民警轻易不敢违反规定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尴尬

    

    基层公安机关人少事多是一方面,更为重要的是,警察素质并不见得好。岛叔调研的中部某县公安局,最近十年时间,所有新入警的警察,几乎都是通过公务员考试进来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众所周知,农村地区招聘公务员本来就不容易,公安机关也只能按照最低标准招聘警察。结果,新入警的警察,真正专业对口的警校毕业生微乎其微;绝大多数都是别的专业考进来的。导致的结果是,派出所只能留一些条件差一点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岛叔曾和派出所民警一道出警抓一位犯罪嫌疑人,结果是一位50多岁的老民警带着一位20岁出头的女警察,开着辆破旧警车。这位女民警从警3年,平时主要是做内勤工作,入警之前只训练过半个月时间,根本就谈不上专业素养。她也知道自己不适合在公安机关工作,就一直在准备考试,随时准备跳槽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几年,很多基层公安机关为了补充警力,提高警察队伍战斗力,采取了不少措施。比如,通过招聘文职警员、事业编警察,乃至于协警的名义,定向招聘警校毕业生和退伍军人。但如何保证这支队伍的稳定,始终是个难题。前段时间公安机关在推行套改试点,山东等地的警务系统出现了一点波动,很能说明问题。

    

    简单说来,与普通人想象不同的是,警察,尤其是基层民警,并不见得有多高的专业素养。某种意义上,他们就是普通人,但在做专业事,并且是职业风险比较高的事。

    

    据报道,刚刚牺牲马金涛警官作为非公安院校毕业生,肯学肯干,善于钻研,“一年跟着干,两年单独干,三年成骨干”,用最短的时间实现了从门外汉到职业警察的转变,得到各级领导、同事一致好评。可见,基层公安工作根本就等不得民警慢慢提高专业素养。

    

    就岛叔的调研,绝大多数基层公安机关无法保证常规训练。岛叔访谈过多位有20年以上警龄的基层民警,他们的业务培训只有2次——一次是入警前的集中培训;还有一次就是碰到“大练兵”之类的轮训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要求

    

    与事实情况相反的是,基层警务工作对专业素养的要求越来越高。过去的警务活动相对简单,最常见的就是“抓赌抓嫖”这样的治安案件。客观上说,这类警务活动危险性并不高,犯罪份子并无多大攻击力。并且这类违法犯罪活动比较容易得到群众的支持认可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现在警务活动的危险程度却不断提高。别的不说,就如简单的交通执法,因涉及到车辆执法,危险系数就极高。只要被执法者稍加反抗逃避执法,就很容易出现车辆拖拽执法人员的恶性案件。并且,很多情况人民群众只是“围观”,执法现场并不见得对人民警察有利。因此,根据公安部的统计,交巡警的牺牲人数仅次于派出所民警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派出所民警也不仅仅是从事社区警务、治安管理等相对比较简单的警务活动,他们同样要承担打击缉毒、防爆、防抢等各类刑事犯罪活动的任务,职业危险一点都不低。问题是,他们又不同于刑侦、缉毒、特警等专业大队那么“专业”。并且,按照公安机关的内部规律,派出所民警的职业素养的确要比专业大队的低一些。结果是,他们受到的侵害就要高不少。一是他们的工作更为繁重,积劳成疾的可能性更高;二是他们在出警过程中,更容易受到犯罪份子的攻击。

    

    客观上,由于毒品犯罪的利益大,惩罚力度高,犯罪份子更为穷凶极恶,缉毒工作的危险程度就更高。而根据案情披露,马金涛警官遇难时是他一个人赤手空拳在蹲守,结果被犯罪贩子用“弩箭”攻击而牺牲。

    

    致敬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临近年终,全国各地的公安机关都加紧打击各类违法犯罪活动,基层民警的工作强度急剧增加。

    

    马金涛警官工作的地方,一个基层派出所十天的任务要抓90个毒品犯罪分子,导致一个社区民警被迫带着两个巡防队员加班加点。事发当天,马金涛警官并不当班,本来打算陪伴生病的妻子到医院进行治疗。但派出所得到了一条涉毒案件的线索,在得知这一情况后,他主动请缨,要求参战。

    

    就基层警务工作的实际而言,马警官的这种选择其实很正常:警力有限的情况下,出现案情,大家能上就上,根本就谈不上通常意义上的“轮班”。而在出警过程中,马警官的这种做法亦属正常。不可能等到所有准备都周全了再实施抓捕;也很难顾及到自身安全而放弃抓捕。但这的确充分表明,基层警务活动的确不再是我们想象的过去那样粗糙简单,它同样对警力、装备、专业素养等有较高要求。

    

    马金涛警官曾经战斗过的地方贵阳市花溪区,是岛叔大学母校贵州大学的所在地。那里环境优美,百姓淳朴。但这几年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迅速,当地的治安环境变得更加复杂。但“岁月静好,总有人为你负重前行”。

    

    马金涛警官牺牲了,他的女儿才满一岁,父母、妻子为了照顾其工作,都到贵阳定居。他一牺牲,就意味着家庭的顶梁柱倒了。岛叔觉得告慰英雄的最好方式是,让我们都理解和尊重英雄的事业,尊重他的同事、家人为普通人的平安生活所做的默默无闻的工作,甚至生命的付出。

    

    致敬英雄!

    

    文/吕德文(武汉大学社会学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)

    编辑/鹤鸣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广告时间~

文章评论

Top